服务器 频道

中国芯片制造商在研发上的投入够不够?

  芯片设计公司必须将很大一部分收入投入到研发中,以赶上竞争对手或保持领先地位。一家公司在吸引最好的研究人员和授权最好的工具上花费越多,公司就越有可能进行创新、跟上摩尔定律、在竞争中保持领先并赢得最多的市场份额。如果一家公司的支出不够,落后于竞争对手一代,那么它最终要么不得不烧钱追赶,要么寻找新的获利市场去做。

  长期以来,将18%的收入用于研发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健康的份额。对于整个半导体行业来说,这个份额现在甚至可能达到22%,这可能使其成为研发支出占收入百分比最高的行业。但中国公司是否能跟上这一步伐?一些国家支持的芯片制造商正试图帮助实现北京的雄心勃勃的目标,即用国产产品取代大部分进口半导体。他们是否花费了更大比例的收入来赶上国际同行?

  从数字上看,我们看到大多数中国芯片公司将其收入的18%左右用于研发。这与全球趋势相当,但由于他们的收入往往较小,因此他们必须花费更高的百分比才能赶上。

  美国与中国的无晶圆厂研发支出对比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估计,美国芯片公司在2019年平均将其收入的20%左右用于研发。有些公司的支出更多:Marvell在2020年的支出约为40%,NVIDIA为26%,AMD为23%。然而,微芯科技在2019年的支出仅为16.6%。

  再看看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中国无晶圆厂公司,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的平均支出占收入的23%左右。除去一个明显的异常值:寒武纪在研发上花费了167%的收入,这个百分比下降到17.5%。这几乎是上述健康的18%份额,但低于我们在美国看到的份额。

  但是请稍等,如果中国无晶圆厂公司的支出与美国同行相似或更少,那么以纯美元计算,这如何比较? 差距有多大? 让我们比较几家类似的美国和中国公司。

  如果中国无晶圆厂公司的支出与美国同行相似或更少,那么以纯美元计算,这如何比较?差距有多大?让我们比较几家类似的美国和中国公司。

  最大的差距是图形处理单元(GPU)的两个设计者:纳斯达克上市的英伟达和深圳上市的景嘉。虽然成立于2006年的景嘉显然没有在短期内取代英伟达的计划,但它确实将自己宣传为国产GPU/国产显卡的创造者。它还将27%的收入用于研发,略高于英伟达的26%。

  景嘉和国芯

  可以想象,两家公司的收入差异很大。2020年景嘉的收入为1亿美元,而英伟达的收入为109.2亿美元。也就是说,景嘉在研发上的2700万美元,相当于英伟达当年研发预算的不到1%。尽管尽了最大努力,甚至还增加了一些政府投资,但景嘉不太可能与英伟达竞争。相反,它可能会在中国保持一席之地并赢得一些与政府相关的业务。

  国芯也有丰富的业务,它设计微控制器、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IP和智能卡芯片等。我们以在深圳上市的国芯为例,它是一家中国FPGA公司——一家生产可在生产后进行配置的芯片的公司。国芯为清华紫光旗下的Pango Micro提供FPGA知识产权。它目前将大约11%的收入用于研发,并且分配给各种产品,而不仅仅是FPGA。假设所有11%都投资于FPGA研发,这相当于5500万美元。赛灵思在2020年将27%投入研发,相当于1.952亿美元,这意味着国芯的投资约为赛灵思的28%。简而言之:中国目前在FPGA方面的努力远远落后,如果仍然如此,将难以赶上。

  结论:研发需要花更多钱

  虽然研发支出占收入的百分比和研发总支出是我们可以用来确定公司创新程度的因素,但它们并不是一切。这些公司中的许多公司将有其他的研发支出资金来源,例如风险投资或政府基金,这些资金可能不会出现在这些统计数据中。

  此外,任何研发预算的很大一部分都花在了薪水上,虽然我们看到中国半导体行业一些公司发放巨额薪水的头条新闻,但大多数公司支付不起。平均而言,工资低于美国、欧洲等地区,这意味着其中一些研发资金在中国可能会比在其他国家走得更远。事实上,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每年都在显着扩大其研发团队。例如,汇顶科技在2020年的研发团队中增加了578人,而芯原科技则增加了168人。

  总之,这些上市的中国公司在研发支出方面远远落后于国际竞争对手。只有像寒武纪这样有实力支持的公司才能承受巨额亏损,才能达到世界一流的地位。许多人将留在国内市场的角落,主要是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全部意图。然而,对于有更高目标追赶甚至超越外国竞争对手的中国企业来说,加大研发支出至关重要。

0
相关文章
    乐鱼电竞app官网-im电竞app(官网推荐)